第04:聚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专家点评称老物料、老工艺使用符合“恢复性修建”要求;将变身为“胡同里的戏剧天地”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修复梅兰芳旧宅留住“时间轴”
专家点评称老物料、老工艺使用符合“恢复性修建”要求;将变身为“胡同里的戏剧天地”
京剧大师梅兰芳曾经居住在29号院,院子里当年的老水井被保护起来。
青砖之间镶嵌着玻璃砖,既保留历史风貌,又增加了时尚元素。
上世纪60年代的厂房原有的门窗被耐候钢板代替,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在院墙外侧,老砖垒起“牛腿”,内部添加了钢筋混凝土,以增加支撑强度。
  清朝中期的关帝高庙、1916年梅兰芳住过的老宅子、上世纪60年代的厂房——浓缩了200余年历史的青云胡同29号院及周边院落,经过7个月的修建于近日亮相。在合理利用新工艺、新材料的基础上,小院不仅恢复了历史风貌,还将不同时期的元素有机融合,呈现出完整的历史“时间轴”,成为前门地区恢复性修建的新样本。

  记者 庄蕊/文 记者 王铮/摄

  老方法VS新尝试

  “老样子”不再锁定时间点

  改造后的院子由青云胡同29号及周边院落打通而成,形成不太规则的三进院落。院子的南门紧邻水草丰美的三里河,推开院门,一棵百年老核桃树枝叶正旺,树下一眼老水井已被保护起来,这里曾居住过京剧大师梅兰芳。再往里是关帝高庙旧址和几间零散的房屋,两棵大香椿树也有了年头。最后一进院里,上世纪60年代建成的工厂突兀耸立,打破老城平房区灰墙灰瓦的秩序感。

  “如果按照以前刻板的修复方式,有可能会削平厂房,恢复成传统民居。”一位规划师说。但这座厂房也有着五六十年历史,为什么要在修复中被舍弃呢?带着对这个问题的探寻,去年5月,前门地区实施主体天街集团牵头在前门东区的青云胡同进行了“恢复性修建”新尝试——不是只选出某个时间点进行恢复,而是保留历史发展的时间轴。

  “恢复性修建”是2017版城市总规中出现的新名词,要求老城保护应“通过腾退、恢复性修建,做到应保尽保,最大限度留存有价值的历史信息”。而在过去若干年的尝试中,去掉近现代建筑,尤其是零星工业建筑痕迹,几乎成了一种通行做法。

  用一座院落体现历史和文化厚度,仅仅将院子恢复成某个节点时的样子,显然不够。因此,清朝中期的关帝高庙,民国时期的老砖墙、老木料也被一一保留,最终呈现出一条完整的“时间轴”,贯穿数百年的历史,也留下更迭的遗迹。

  老材料VS新材料

  老墙面镶嵌现代玻璃砖

  随着时代发展,小院的“时间轴”上也需要增加现代元素。在修缮过程中,设计师将新旧材料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既恢复历史风貌,又增加了时尚元素。

  小院里有3间房的墙面很特别,青砖之间镶嵌着数量不等的玻璃砖,晶莹剔透的砖体将日光引入房内,留下一地斑驳。“设计师希望给青灰色的传统民居增添一些时尚元素。”施工方相关负责人介绍。

  很多新材料的使用则隐藏在暗处。在一扇古色古香足有3米多高的大门前,一位项目负责人拍着门板说:“这里面有钢衬,又轻又结实,还不变形。”老柱子墩接新材料、老梁下面加固新梁、老砖里加进新的保温层……新旧材料巧妙地镶嵌在一起,外行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此外,为了保证房屋的舒适性,整个院落采用中央空调系统,在地下埋了一层80厘米深的管沟,通风口则隐藏在每间房屋的墙壁内或地面上。

  老工艺VS新工艺

  加料“牛腿”撑起民国老墙

  小院里有几面民国时期的院墙,由于年久失修,有不同程度的倾斜,其中一面是梅兰芳故居正屋的东墙。为最大限度地保留老墙原貌,施工方在这些危墙内外用老砖垒出了足以支撑结构的“牛腿”。“牛腿”是指在墙一侧与之垂直地搭建的支撑物,形状上窄下宽,可以对墙体起到加固作用。

  “我小时候住在胡同里,打小就看见老人们用这种方法支撑墙壁,所以我提出用这种方法保留原始墙面。”天街集团项目负责人介绍,为了将“牛腿”打造成好看的形状,施工方对“牛腿”工艺进行了改良,在老砖的内部添加了钢筋混凝土,以提高支撑强度。

  此外,施工方还采用搭接外墙的方法保留老墙。关帝高庙旁有一处建筑高6米左右,南墙用青砖以淌白工艺砌成,一看就有年头了。紧贴着老墙的外侧,施工方用四处“淘”来的、同颜色的老砖砌成一面新墙,既起到加固作用,又与原始风貌融为一体。

  老功能VS新功能

  大杂院或将变身戏剧天地

  历史上的青云胡同29号及周边院落曾经文化气息浓郁:29号院的梅兰芳故居见证过梅兰芳舞台艺术的巅峰阶段,常有戏剧界、美术界大师出入;23号院为宗教气息浓厚的关帝高庙,庙北侧是废弃的原电子管厂钢结构厂房。随着时间推移,小院渐渐变成大杂院,由于年久失修,于2005年列入“解危排险”项目。

  “改造前,小院破败不堪,院内大部分建筑主体严重损坏,院内空间被私搭乱建填满,环境恶劣。”天街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改造工程包括修缮遗存建筑、复建严重损毁建筑、清理私搭乱建等。

  如今,改造后的小院被赋予新的文化使命,或将变身为“胡同里的戏剧天地”,用于传承和发扬戏剧文化。根据规划,小院被从北往南或分为三个功能区:最北端的老厂房可能被改建成“戏剧排演中心”,用于戏剧的排练、创作、演出等;中间部分,即关帝高庙附近的建筑或变成“院落戏剧坊”,具有戏剧工作室、排练厅、会客厅等功能;最南侧紧邻三里河的一排房屋则可能成为“芦苇荡里的文化沙龙室”,用来进行公益戏剧演出、补充区域内缺失的休闲设施等。此外,街道和社区还将依托本地传统文化资源和载体,开展不同类型的文化交流活动,让小院成为展示传统文化的新地标。

  背景

  梅兰芳笔下的

  青云胡同29号

  《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一书将青云胡同29号称之为“芦草园”:

  “我从民国五年起,收入就渐渐增加了。我用两千几百两银子在芦草园典了一所房子。……它是两所四合院合并起来,在里面打通的。上房是十间,南房也是十间。”

  “我的芦草园那间书房,在我编排新戏和学习昆曲的早期,有着很重要的历史性,因为在这里完成的新戏和学的昆曲,真不能算少了。”

  “南房这部分除了一间是大门洞,一间是门房,再尽里边靠墙是堆杂物的一间之外,其余的七间:外面的三间打通了是我的客厅;里面的四间也打通了,是我用作吊嗓、排戏、读书、画画的地方。我们都叫它书房。有些熟不拘礼的朋友,和本界的同仁来了,就在这一大间书房里谈话。”

  点评

  古建专家认可

  小院修缮工作

  6月26日,古建界泰斗级专家王世仁来到青云胡同29号及周边院落。还没进院,王世仁便看见支撑院子外墙的“牛腿”。“1984年修缮长城的时候,我也用过同样的工艺。”王世仁说。

  在小院里,王世仁仔细观察了建筑的用料和规制。关帝高庙旁矗立着一座6米高的建筑,之前被分成上下两层,里面住满了百姓,腾退后天街集团以修缮文物的标准对其进行了修缮,将老砖墙和梁、檩等木制构建保留下来,但关于该建筑的原始用途一直不太清楚。王世仁指着房顶上黑色的檩问:“这个颜色是原始的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王世仁表示:“这个两层的建筑可能曾经当过祠堂,因为古代祠堂的檩是黑色的;旁边三间的建筑大概就是关帝高庙殿堂。不过还是应该多查查历史资料,找其他专家鉴定一下再下结论。”

  墩接的老柱子、加固的老梁、保留下来的老砖墙……王世仁对小院老物料的使用给予肯定:“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修缮工作十分细致,保留了历史信息,整体上符合国家规定的‘恢复性修建’的要求。”

  对于小院未来的功能,王世仁也提出看法:“我很赞成用于传承戏剧文化,相声、快板、京味戏剧都可以引进来,有内容的历史院落才能‘活’起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专题
   第04版:聚焦
修复梅兰芳旧宅留住“时间轴”
新东城报聚焦04修复梅兰芳旧宅留住“时间轴” 2019-07-09 2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