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社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14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男生记录胡同历史
  在史家胡同里经常能见到一个大男生,拿着一支笔一个本,时而跟街坊邻居们唠家常,时而不停用笔记录着。他就是史家胡同居民张屹然,也是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成员。从2013年起,张屹然开始有意识地采访史家胡同居民,通过实地考察和资料研究,整理成为居民口述史,记录下属于史家胡同的故事。 

  记者 刘旭阳

  ●讲述人:张屹然 

  ●年龄:24岁

  ●身份:史家胡同居民、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成员

  留住老胡同的回忆

  我从小在史家胡同长大,直到现在仍生活在这里。因此,我对胡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小时候整条史家胡同还比较完整,保留着元代以来的老胡同格局,但在1998年,胡同西面被部分拆除后,胡同里面虽没太大变化,但这条胡同已经不完整了。

  最开始萌生出做居民口述史的想法是在2013年,我上大二的时候。当时史家胡同博物馆正在筹备中,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虽然从小住在这里,觉得史家胡同里蕴含着很多历史故事,但真正看到博物馆筹备时,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多有意思、值得研究的文化和历史。加上我对历史很感兴趣,又是历史专业,正好在大学的时间比较充裕,就开始做起居民口述史。

  “活”起来的胡同历史

  在口述史访谈中,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史家胡同西口二郎庙那个没有眼的石雕,为了搞清楚这个石雕到底是什么,我几乎问遍了整条胡同的居民,街坊们都说那是二郎庙的哮天犬石雕。但后来,我问到了上世纪40年代曾在少年之家(现史家胡同西南口停车场)工作过的史家小学的一位老师,这位老师曾见过石雕没破损过的样子,很确定地告诉我,不是哮天犬,而是狮子石雕。结合居民的口述,一位收藏老照片的韩先生给我提供了一张上世纪30年代末二郎庙的老照片,很明显是狮子石雕,不是哮天犬石雕。通过口述史,得以把人们口口相传的错误信息纠正了过来。

  史家胡同20号院是“北京人艺”的摇篮,曾有众多“老人艺”在这里居住,其中,“人艺”影后金雅琴就在我的采访名单之中。金雅琴老人回忆起上世纪50年代,周总理在首都剧场看完戏剧之后,和一众人艺演员一同散步回到史家胡同20号院“人艺”演员宿舍慰问时的场景。金雅琴老人就在随行者之中,通过她的讲述,原本书面叙述式的历史,仿佛一下子重新鲜活了起来。

  带着胡同历史看向未来

  一开始只是我一个人在做居民口述史,但是渐渐地,特别是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成立后,居民口述史开始有越来越多专业的团队加入,口述史关注的内容也从一开始的史家胡同,拓展到了整个东四南地区。甚至去年,我们还做了讲述北京中轴线的口述史。

  口述史一方面是回顾和记录历史,另一方面则要看向未来。未来对于胡同的保护力度会越来越大,胡同的未来怎么发展也同样是我们关注的。今后的口述史,在听居民故事的基础上,更多的我将着眼看向未来。无论是胡同保护,还是院落改造,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做,才能让居民的生活更加便利,需要我通过口述史的方式,多听听居民的声音。

  在入户采访时,很多居民都会告诉我们,住在这里真好,上学、看病、购物等等都特别方便。但也有一些如厕难、停车难等问题。这些居民实实在在的困难和需求,我也会同样记录下来,之后再通过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以及求助更多的专业力量帮助居民解决。

  可能从外面看,几条胡同或许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只有走进去,才能发现每个院子都有不同的故事,院子里的人也都有着不一样的传奇。口述史就是让胡同里冰冷的砖瓦变得生动起来。

  记者 手记

  从小在胡同里长大,张屹然对胡同及胡同里的街坊邻里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口述史也是记录他与胡同感情的方式。凭着一股对胡同历史探究的热情,当遇到需要采访已搬离的居民时,无论是在房山,还是在顺义,他都会亲自上门寻找“真相”。探寻胡同历史的过程中,有惊喜也有遗憾,当记者问他口述史是否还会继续时,张屹然毫不犹豫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政
   第03版:社区
   第04版:图话
党建协调工作委联动社会资源响应民需
朝西社区公益戏剧表演献礼母亲节
大男生记录胡同历史
社区干部学习心理学原理 心理咨询师助力信访调解
居民自订公约 拆违增绿美化胡同院落
新东城报社区03大男生记录胡同历史 2019-05-14 2 2019年05月14日 星期二